1. 首页
  2. 学术交流
  3. 韩庆芳:定窑水波纹,从梦中来

学术交流

韩庆芳:定窑水波纹,从梦中来

详细介绍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330.png

中国人对水的感情是自古就有的,孔子说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。智者动,仁者静;智者乐,仁者寿。”山水画被纵情山水间的文人群体从众多画种中独立出来,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。真正将“水”画单独进行描绘自然非南宋马远的《水图》莫属,马远画水的年代也是水纹大行其道的时代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21.png

宋 马远《水图之层波叠浪》

早在北宋末年,水纹画已经初露端倪,有史可鉴的有北宋苏汉臣的《靓妆仕女图》,正在梳妆的仕女妆台后竖立着硕大的屏风,屏上有细碎水波纹层浪叠涌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27.png

宋 苏汉臣《靓妆仕女图》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32.png

定窑水波纹枕残片

在苏汉臣的童年时代,还有出土于河南白沙宋墓(1099年)夫妇对坐壁画中,夫妇双方背后都有一面水波图屏风,一样细细的层层波涛,两者不同的是:一为水波横向排列,一为斜向组合,都如风吹过一般,“吹皱一池春水”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40.png

河南白沙宋墓

无独有偶,北宋沈辽书写《行书动止帖》砑花笺底纹也是独立的水波纹,不同的是偶有浪花飞溅,更显浩瀚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47.png

宋 沈辽《行书动止帖》

直到元代,也还有水波纹屏风这种习俗,《竹榻憩睡图》中,居士侧卧在床榻上纳凉小憩,三面屏风围榻,画面中两面可见者皆是如苏氏画中的水波纹,主人被包围在清凉的水波中,也是很惬意凉爽的吧!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50.png

元 佚名《竹榻憩睡图》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54.png

定窑水波纹枕(曲阳定窑历史博物馆藏)

除了绘画,陶瓷也是反映社会流行风尚的极佳题材,又不似绘画不易保存。宋金元时期对水波纹的青睐反映在陶瓷上,尤其是如屏风般的宽阔枕面上更甚,装饰面广,又很平整,一览无余,水波纹画法也如屏风画一般规律排列。但陶瓷上的水波纹较屏风画更有所发挥,按瓷枕枕面形状作适合开窗,开窗内斜向交叉线,分割成一个个小菱形,每个菱形块里用组线刀顺势划水纹,水波层层叠涌,秩序中又有韵律。以白瓷著称的定窑在表现水波纹枕时,选择了褐彩剔花和黄褐釉,也是金元时期定窑民用瓷的重要品种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458.png

定窑褐彩水波纹枕 (天津文物管理所藏)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501.png

定窑褐彩水波纹枕(曲阳定窑历史博物馆藏)

在工艺美术领域,水纹常作为辅助纹饰,主角为水生植物或水禽、游鱼等,将单纯的水纹作为主体而乐此不彼地出现在画面上,从北宋末期至金元成为一种时尚,水纹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入室即见,水波浩渺,满眼皆是,扑面而来。由官宦之家的水波纹屏风,到民间百姓的水波纹瓷枕,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暗示和体验呢?

宋邵雍《梦林玄解》中有明确的解释“江海波涛为财富之薮”、“梦水流汪洋,主新婚之喜,名利来,争斗消,寿命长”、“梦流水有波,听流水有声,主讼解,争消,释疑,病愈”。可见,只要梦见流水,凡利皆来,是虑皆去,多么美好。所以,解梦者说:梦见流水为“大吉”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504.png

宋 邵雍 《梦林玄解》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507.png

天下大水

与梦最接近的器物自然是瓷枕,睡前看看枕上的水波纹,梦见流水的几率会更大,就会夜有所梦,达到“通梦”效果。元代竹榻上那位居士将榻边屏风遍画水波纹也是同样期盼吧。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511.png

定窑瓷枕残片

本微信图文资料转自 “陈氏定窑”

.....  ..  .....  ..  .....  ..  .....

微信图片_20210713161515.png



图片32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