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学术交流
  3. 韩庆芳:定窑器上的“至德之虫”

学术交流

韩庆芳:定窑器上的“至德之虫”

详细介绍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328.png

蝉,春暖破土,上树蜕壳飞升,秋凉入土;又春暖出土,周而复始,所以,古人谓蝉能“羽化转生”,生生不息,故被视为神物,琢形为器、为饰,以求复生。晋陆云《寒蝉赋》曰:头上有緌,则其也。含气饮露,则其也。黍稷不享,则其也。处不巢居,则其也。应候守常,则其也。加以冠冕,取其也,君子则其操,可以事君,可以立身,岂非至德之哉?所以蝉又被誉为君子之虫,也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君子文化的一个代表元素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30.png

现有据可考出土最早的蝉为新石器时代的玉蝉,因是佩蝉,多于背部或侧面横向有穿孔,雕琢风格粗犷质朴,讲求神似。《抱朴子》曰“金玉在九窍,则死人为之不朽”,自西汉晚期起,有蝉形明器作九窍玉琀,含于逝者口中,称为琀蝉,以盼肉身不朽,早日羽化转生。汉代琢玉以“汉八刀”著称,重写意风格,仅用八刀即可雕成,琀蝉是其代表性器型。故琀蝉又称“八刀蝉”造型简洁,线条简练,对称构图,只于目、羽、腹、颈之突出特征处奏刀,刀工凌厉,形态逼真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33.png

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蝉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37.png

汉 “汉八刀”玉蝉(首都博物馆藏)

商周青铜器时代,因“蝉蜕于污秽,以浮游于尘埃之外”,餐风饮露,故又被视为清洁之物饰于炊器、蒸煮器、水器、酒器等饮食器,如鼎、爵、觚、盘上都有蝉纹,呈垂叶形三角状,腹有节状条纹,无足,类蛹,是十分有代表性的青铜纹饰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42.png

商 举方鼎(山东省博物馆藏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46.png

冠蝉,北朝时用于石雕菩萨像宝冠正中的蝉形装饰,受本土神鬼思想及道教影响,佛教徒把佛和菩萨视为神仙,即由蝉蜕羽化而成。至汉代,陪伴皇帝的侍从近臣以冠帽上插貂尾、绘蝉纹为标志,称为貂蝉冠,后又发展到高级官员的礼冠,故蝉冠也代指品性高洁的官员。五代马缟《中华古今注》载:蝉,居高饮露,惟食洁物,无口而鸣,清虚识变。意寓臣子识大体、性高洁、顺时变、谦卑自养其德。宋·苏辙《代三省祭司马丞相文》:“龙衮蝉冠,遂以往襚。”明《鸣凤记·端阳游赏》:“尽我蝉冠传内命,任他虎节去专征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50.png

北魏 蝉冠菩萨像局部(山东省博物馆藏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53.png

明 杨洪朝服像(局部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457.png

对蝉纹,也有称对蝶纹, 是唐五代时期便流行的纹饰,唐秦韬玉《织锦归》“合蝉巧间双盘带,联雁斜衔小折枝”即对蝉纹。宋朱彧《萍洲可谈》:“(哲宗1086年)时,孟氏皇后,京师衣饰画作双蝉,目为孟家蝉。” 宋姜夔 《观灯口号》之三:“游人总戴孟家蝉,争托星毬万眼圆。”宋熊克《中兴小记》有“绍圣(1095年)间,宫掖造禁缬,有匠者姓孟,献新样两大蝴蝶相对,缭以结带,曰孟家蝉,民间竟服之。”,可见,由宫廷纹样到尚于民间,就边蝴蝶纹也冠以“孟家蝉”的蝉纹之名,也许,在古人眼里,蝶和蝉都是由蛹羽化而来,可以目为同类,就连金银器、玉器、铜镜、陶瓷也效仿,宋代潘汾还创造了《孟家蝉》词牌以传唱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01.png

对蝉纹玉佩饰(辽宁阜新辽塔地宫出土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04.png

唐 鎏金银香球,合页为对蝉纹(法门寺出土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07.png

五代 鸾鸟对蝶纹锦(苏州瑞光塔出土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11.png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15.png

定窑墨书对蝉纹花口盘(定州市博物馆藏)

无独有偶,辽宁朝阳北塔天宫也一次性出土了6件对蝉纹花口盘,出土时盘内还有水晶、玉石、玛瑙雕刻的鸟、兽、珠饰等,或为供养的法器。辽宁阜新红帽子辽塔地宫出土的对蝉纹印花花口盘亦为同类产品,为印花装饰。此类对蝉纹题材与唐宋时期衣饰中的孟家蝉是一脉相承的,正合佛教中的“轮回”之道,所以多在塔基出土,而1965年定州静志寺出土的115件定瓷中,仅其6件对蝉纹盘有纹饰,其余皆为素面,蝉纹与佛教供养器的历史渊源可见一斑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18.png

定窑对蝉纹方盘(辽宁阜新辽塔地宫出土)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21.png

定瓷对蝉纹残片

宋以后至元明清时期,蝉纹的功能又恢复到原始的佩蝉,多取其品质高洁、轮回复生之意。到了当代,蝉纹又衍生出新的寓意,取其鸣声洪亮,象征“一鸣惊人”;取其俗称“知了”,又赋予更具哲学意味的“知道了”,禅意十足。还有时下十分流行的三大成功定律之一的“金蝉定律”,蝉在地下黑暗里忍受孤独寂寞,生活了三年,一夜之间破壳飞升,冲向自由,可谓厚积薄发,这才是走向成功该有的经历。又有“蝉联”,把成功推向了另一个无可比拟的境界,如唐韩愈诗“灵师皇甫姓,胤胄本蝉联”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6142528.png

定窑玉蝉杯

 自古至今,蝉都是一种高洁如玉的君子文化的存在,它努力地冲出樊篱,不止是满足于爬上高枝的那一鸣惊人,而是在享受“出污泥而不染”、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的寻找自由的本真和快乐。蝉,不忘初心、努力的样子是最值得尊重的,也是最美的状态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35.png


图片32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