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学术交流
  3. 韩庆芳:古人这样用定瓷 ——乐器篇

学术交流

韩庆芳:古人这样用定瓷 ——乐器篇

详细介绍

微信图片_20200515114158.jpg

韩庆芳 Hanqingfang

韩庆芳,1975年生,河北曲阳人。1997年始从事定窑装饰设计工作,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、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和焕唯一共同收入门下的弟子,现为河北省曲阳陈氏定窑瓷业有限公司工艺师,被授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全国五一奖章、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等荣誉。其作品富丽大方,气势恢弘,高贵典雅,多次获国内外重要奖项,被国家博物馆等权威机构收藏。论文发表于《陶瓷科学与艺术》、《中国陶瓷画刊》等,著有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》(江苏美术出版社)一书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3951.png

中国最古老的陶瓷乐器是埙,1973年由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新石器时代乐器,距今七千年。埙最早只有一个吹孔,后又发展为两孔、三孔、五孔,直到现在最常见的六孔,故《说文》说“埙,乐器也,以土为之,六孔”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3958.png

图1 隋 虞弘墓石刻(山西太原)

陶瓷乃土石之躯烧制而成,烧制温度低为陶者发浑厚之瓦音,烧制温度高为瓷者则发清脆之金石声,故各陶瓷窑口也多以“声如磬”来标榜自己。定窑作为规模最大、生产时间最长的五大名窑之一,烧造乐器虽不是主类,但也自不在话下(图1)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02.jpg

图2 定瓷埙(定窑历史博物馆藏)

埙  埙起源于先民的劳动生产,为诱捕猎物时模仿鸟兽叫声而制,故以天然土石制成者多,音色朴拙可谓天籁。定瓷埙多为两孔,有猴头形、猫头形、人头形等,双模拓印,大小仅盈一握,将眼珠部位镂空以做音孔,为模印成型。定瓷埙以无釉素烧者较多见,胎薄,取其音色浑朴醇厚(图2)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06.jpg

图3-1 定瓷哨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10.png

图3-2 定瓷哨模范

哨  哨呈橄榄形,一头有穿绳孔,方便携带;另一头有吹奏孔。陕西西安半坡村仰韶文化遗址曾发现似橄榄形陶哨,用泥捏塑成型,定瓷哨为双模范合印,上下两块模具即可,无釉,上有荷纹刻花,吹奏声音尖锐,因有穿孔,疑为孩童玩具(图3)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14.jpg

图4-1 定窑黑釉剔花腰鼓(河北博物院藏)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17.jpg

图4-2 北魏 云岗石窟第16窟佛龛门楣

腰鼓  腰鼓原为佛教供养乐器,东晋时从印度传入中国,是唐宋时期最常见的陶瓷乐器,用于祈求神灵、庆祝丰收、欢度节日及军队随筵等,演奏时用手拍或杖击形式,并载歌载舞,是一种很适合群体性表演的舞艺形式。唐宰相杜佑《通典》谓:近代有腰鼓,大者瓦,小者木,皆广首而纤腹。其“大者瓦”之“瓦”即为陶瓷材质。定瓷腰鼓现发现的为金代剔花,白胎黑釉,胎体坚实,中空,使用时两端蒙皮(图4)。金元好问有词《赋芍药扬州红》:“花到扬州佳丽种,金作屋,玉为阶,门前腰鼓揭春雷,倚妆台,尽人催。”描写了扬州芍药红的移植盛况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22.jpg

图5-1 西魏 莫高窟第249窟南壁吹法螺壁画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25.png

图5-2  定窑海螺(定州市博物馆藏)

海螺  也叫法螺,为佛教法器,吹出的声音洪亮悠长,象征佛音远扬。因佛家吹奏海螺为右手执螺,故用右旋海螺(螺尖向上,开口向人,口在左侧为左旋,右侧为右旋),螺壳壳顶被锯掉形成吹口,适用于仪式中的吹奏。《洛阳伽蓝记》载,乌场国有早晚吹法螺的礼佛习俗。《法华经·序品》载:今佛世尊欲说大法,雨大法雨,吹大法螺。定瓷海螺为定州静志寺塔基出土北宋早期产品,仿天然右旋海螺,胎质洁白,釉色纯净,形态逼真,周身饰划线海水纹,螺顶为平削状吹口,开口一侧有一小圆孔,以利吹奏时调节音量和节奏(图5)。陶瓷界泰斗耿宝昌做鉴定时曾手持吹奏,声音悠扬,叹为珍品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29.jpg

图6 定瓷铃(定窑历史博物馆藏)

瓷铃  状如钟形,顶有环钮,底有通气孔,腹中空,有一可活动小球,手摇即响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定窑遗址发掘时曾在晚唐地层中一次性出土6件瓷铃,因其直径仅2.7厘米,故推断为儿童玩具(图6)。同时,亦在五代地层中发现一直径为7厘米的瓷铃,如《陶雅》载“陶制为铃,其大如栗,含丸如豆,振之则响动九幽,数百年物也。”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32.jpg

图7-1 定窑八角镂雕兽首洗(河南博物院藏)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35.jpg

图7-2 八角鼓

河南洛阳出土的定窑八角镂雕兽首洗,造型独特,外呈八棱状,内壁为圆形,八角板沿,外壁为竹节围起的八个兽面衔铃圆雕,每根竖竹节上部各有一只小兽首,此器综合了刻、印、雕、贴、镂等多种技法,为陶瓷难得之珍品。关于此件物品的用途,专家说法不一,有说是祭礼时的祭盘,有说是做法事时的响铃器,也有说不过是一件高端创作的笔洗,但是在“华夏遗韵·中原古代音乐文物特展”上,其是作为乐器展出的。此八角洗类似于打击乐器八角鼓,单面鼓皮,周围嵌有响铃,演奏时用指击鼓面,同时摇动鼓身发出铃声(图7)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38.png

图8 五代 定窑葵口碗(洛阳高继蟾墓出土)

瓷瓯  瓷瓯盛水可以打缶为乐,称为“击瓯”或“瓯乐”,唐时瓯乐在民间茶楼、酒馆、梨园、乐坊等场所十分活跃,还建有专门的击瓯楼,涌现了一批如郭道源、曹小妓等擅击瓯乐的演奏家。唐段安节《乐府杂录·击瓯》有载,武宗朝郭道源“善击瓯,率以邢瓯、越瓯共十二只,旋加减水于其中,以筯击之,其音妙于方响也。”方响,又称铜磬,为打击乐器,由长方铜(铁)片制成。武宗朝为中唐,其时陶瓷生产为“南青北白”即南越窑北邢窑的天下,而定窑于晚唐、五代时期才进入一个生产高峰,并频有“官”、“新官”款器供御,中央政府还派“瓷窑商税务使”到窑场收税,经专家化验分析得出,五代时期定瓷烧结致密、抗折强度高,已达现代日用瓷指标,叩击时清韵悠长,波频动听,具有颤动旋逸之美,史称“磬声”,以至北宋后期,《中国陶瓷史》称“后人只知有定而不知邢”(图8)。1994年,人民日报华闻影视中心一行到曲阳拍摄定窑专题片,导演赵志君曾用8只盘子按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i音阶布好,打击《东方红》乐曲,为画面伴奏,效果极好。

微信图片_20201111164042.jpg

图9 定瓷乐俑(定窑历史博物馆藏)

乐俑  俑最初是作为明器的陪葬品,至宋时随着纸制明器的流行,陶瓷俑作明器渐衰落,反之,作为儿童玩具的瓷俑却大行其道,尤其是七夕竞买“磨喝乐”的习俗。宋金时期,磨喝乐是七夕乞巧之物。宋孟元老在《东京梦华录》载:“七月七夕,潘楼街东宋门外瓦子、州西梁门外瓦子、北门外、南朱雀门外街及马行街内,皆卖磨喝乐,乃小塑土偶耳。”同时,宋代城市经济和文化空前发展,杂剧、戏曲空前繁盛,说唱、舞乐艺术从传统教坊走向瓦舍勾栏,面向民间,逛商业街、享受夜生活成为宋代百姓的日常,与时俱进的“乐俑”磨喝乐也受到追捧。定瓷乐俑宋金时期都有出土,一般高6—10厘米,女子俑或童子俑,多出土于定窑遗址、发祥地曲阳及周边县市(保定、定州等),不若其他定瓷生活用器全国各地及海外大都市都有出土,也从而证明此种乐俑多为孩童玩具(图9),属地方土产,不是高档的生活必需品。

音乐是人类共同的语言,不分地域、不论种族之间都可以交流,乐器的材质也是五花八门,因地因时制宜,陶瓷乐器因其特殊材质、工艺及低廉的价格、优秀的文化传承也使其成为乐器家庭里不可或缺的存在。想起还在懵懂孩提时,母亲敲着瓷碗边,叫喊着我们的乳名,那清脆的“叮叮”声夹杂着急切的“回家吃饭”的呼唤声,依然回荡在耳边,那是我们听过的最温馨的陶瓷音乐吧。

 参考文献:

1、李国桢、郭演仪《中国名瓷工艺基础》,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,1988.

2、陈文增《定窑研究》,华文出版社,2003.

3、林洪《河北曲阳县涧磁村定窑遗址调查与试掘》,《考古》,1965.

4、河北博物院《名窑名瓷》,文物出版社,2014.

5、漆德三《陶瓷与音乐》,江西高校出版社,2015.

6、任志录《从鲁山花瓷看关于腰鼓的几个问题》,公众号“望野博物馆”,2017.10.23.
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35.png


图片32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