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学术交流
  3. 陶瓷“王者荣耀” ——定窑螭纹

学术交流

陶瓷“王者荣耀” ——定窑螭纹

详细介绍
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304.png

螭,龙生九子之一,又称螭龙、螭虎、蚩虎,后日渐龙化,为柔软长躯的四足动物。螭从战国时期开始就广泛应用在青铜器、玉器、建筑上,后至汉、魏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应用不衰,尤以玉器更为多见,称为玉螭(图1)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459.png

图1 玉螭印章

汉代为螭纹最盛期,汉班固《燕然山铭》有“鹰扬之校,螭虎之士”,意天子军校将士们像雄鹰螭龙一样威武勇猛。燕然山即现蒙古国杭爱山,《燕然山铭》记述了两千年前的东汉大军于燕然山击败匈奴,卫大汉疆域,保炎黄安宁,扬华夏神威,后于此山崖刻石铭记(图2)。此摩崖石刻于2017年才被中蒙两国考古学家共同解读,也是“燕然勒功”成语的源起,揭开了一段两千年来遍寻不着的历史疑案。《汉宫旧仪》有“皇帝六玺,皆白玉螭虎纹”,螭虎成为皇家身份象征,代表权势、力量及王者风范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09.png

图2《燕然山铭》拓片

螭纹与龙纹非常接近,但又吸取走兽形象,躯体有肥有瘦,没有鳞片,自唐代始从头颈至尾有一条双脊线,随形就势,弯转灵活,适合作各种纹样布置,无论是长边装饰带,还是方圆适合,螭纹都可变换运用,对以装饰技法、装饰题材丰富多样取胜的定窑来说更是可信手拈来(图3)。古代陶瓷螭纹器以北宋定窑最为多见,其他窑口较少出现,因龙纹为皇家专用,据《宋史·舆服》:“景祐三年……仍毋得为牙鱼、飞鱼,奇巧飞者若龙形者”,其中的牙鱼、飞鱼实为鱼化龙或曰鱼龙,其他“奇巧飞者若龙形者”非与龙同宗的螭纹莫属,自然民间禁用。鱼龙、螭龙、龙,定窑都有生产,可见定窑为皇室所重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13.png

图3-1 定窑螭纹八角形器残片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17.png

图3-2 定窑刻花螭纹碗  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21.png

图3-3 定窑印花六螭盘(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

北宋林希逸释《考工记》“磁器准则”载,工官要订立器用法式,供后来人使用,“今文思院降样亦此意也”,故宋李诫历三十年时间完成《营造法式》。《营造法式》以建筑学为主,也包括营缮砖瓦与“瓶缶之器”,其中海石榴纹被奉为华品第一,“花叶肥大不见枝条者,谓之铺地卷成”、“或于花内间以龙凤、化生、飞禽、走兽等物”、“匀留四边,量宜分布”、其中谈到的花鸟走兽纹饰的结组法则,与定窑图案的空间关系极相吻合(图4)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25.jpg

图4-1 宋李诫《营造法式》纹样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30.png

图4-2 宋李诫《营造法式》纹样

定窑螭纹器始见于北宋中期,是定窑动物类装饰中最常见的,以盘碟类器物为多见,刻花、印花皆制工精良,刀线细腻工巧,与荷花、牡丹、海石榴等花卉组合(图5),图样布局井然有序,与同时期出土的皇室用金银器、缂丝及墓葬壁画的图样布局亦相类似,应是来自宋宫廷“工官订立器用法式”、“文思院降样”无疑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36.jpg

图5-1 刻花螭纹与荷花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40.jpg

图5-2 刻花螭纹与牡丹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44.jpg

图5-3 刻花螭纹与海石榴

定窑螭纹,首如牛,具眉眼,双耳,巨鼻,双髯,长鬃鬣,有双角、单角或无角,足作蜷爪状,无趾,花尾,肘毫,躯体四张,有的布成簇梅花点,无论是刻花还是印花,皆长线、短线蜿蜒流转,充满动态之趣。北宋灭亡后,南宋偏安江南临安(杭州)一隅,仍然不放弃对定窑螭纹的喜爱,从临安城考古报告看,出土许多定窑螭纹器标本,尤其是皇城遗址。南宋《百宝总珍集》有《古定》诗:古定从来数十样,东京乔位最为良。近者粉色皆不好,旧者多是不圆全。并释:“古定土脉细,唯京师乔娘子位者最好,底下珠红或烧成乔字者是也,器物底有蚩虎者多好”(图6)。东京、京师即北宋都城汴京(今开封),“乔娘子”有专家说是宋徽宗贵妃乔婕妤。古临安城除定窑外极少有其他北方瓷器出土,可见螭纹为赵宋宫廷专宠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48.png

图6 定窑“乔位”款螭纹盘残片

1959年,安徽寿县城关基建施工时,曾一次出土7件白定高足酒盏托,其中2件在高圈足外壁饰刻划螭龙纹(图7)。南宋时寿县曾为宋金战火交界处,隶属赵宋,戍守边防之大任者身份恐也非等闲之辈,用螭龙纹器也可理解。台北故宫藏“寿成殿”螭纹盘(图8),其底部的“寿成殿”三字为成瓷后玉工錾刻,刻痕内有朱砂填红,而“寿成殿”为南宋孝宗夢后建成,为太后居所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556.png

图7 定窑高足螭纹盏托(安徽寿县博物馆藏)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00.png

图8 定窑“寿成殿”款螭纹盘(台北故宫博物院藏)

北京故宫藏孩儿枕,伏卧的床榻正前方有海棠形开窗,内饰以高浮雕螭纹(图9),应是主人对自家男婴长大成为“螭虎之士”、光宗耀祖的期盼吧。至金代,定窑螭龙纹器更多(图10),质量也十分精良,马上民族对“鹰扬之校,螭虎之士”更加尊重和向往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04.png

图9 定窑孩儿枕局部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08.png

图10-1 定窑印花螭纹盘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11.png

图10-2 定窑印花螭纹盘

对定窑偏爱有加的乾隆帝也十分钟意定窑螭纹器,还做诗《咏定窑小瓶》吟咏:穆若彬如火气消,玉螭芝草影飘萧。李公麟有胜人处,不以丹青以白描(图11)。《红楼梦》元春省亲大观园时,省亲正殿装饰描述为“金碧兽面,彩换螭头”,“螭头”自是对元春皇家身份的暗示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16.png

图11 定窑螭纹直颈瓶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

陈氏定窑制双螭纹印花盏(图12),釉面温润媲玉,纹饰清晰灵动,重现赵宋皇室专宠茶器。捧起螭纹盏的那一刻,与定瓷的缘分便开始了,不止尊享千年皇家文化,更只为那城市喧嚣、工作繁忙之后,给心灵找一个停靠的家,一切终归平静:我,即是王。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20.png

图12-1 陈氏定窑双螭纹印花盏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23.png

图12-2 陈氏定窑双螭纹印花盏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27.png

图12-3 陈氏定窑双螭纹印花盏
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31.jpg

本微信图文资料转自 “陈氏定窑”

.....  ..  .....  ..  .....


微信图片_20200615103635.png


图片32.png